不同情况下如何选用β受体阻滞剂,你知道吗?|用药问答

栏目:文学 来源:链向财经 时间:2019-09-14
不同情况下如何选用β受体阻滞剂,你知道吗?|用药问答

β受体阻滞剂是指能够选择性地结合β受体,从而竞争性和可逆性地拮抗内源性β受体刺激物对各器官的作用的一类药物,临床可用于治疗高血压、冠心病、婴幼儿血管瘤、偏头痛等。那么,β受体阻滞剂各药有什么区别?临床治疗选择有何不同?这篇文章带您了解下。

作者:高丽丽

本文为作者授权医脉通发布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。

β受体阻滞剂分为哪几类?

根据对受体的选择性不同,β受体阻滞剂可分为非选择性β受体阻滞剂(阻断β1和β2受体)、选择性β1受体阻滞剂及有周围血管扩张作用的β受体阻滞剂。

1. 非选择性β受体阻滞剂

竞争性阻断β1和β2受体,对糖、脂代谢和肺功能有不良影响;阻断血管上的β2受体,相对兴奋α受体,增加周围动脉的血管阻力;负性肌力作用较强,慢性心力衰竭者耐受性较差。代表药物有普萘洛尔、噻吗洛尔等。

2. 选择性β1受体阻滞剂

特异性阻断β1受体,对β2受体的影响相对较小。代表药物有美托洛尔、比索洛尔、阿替洛尔等。

3. 有周围血管舒张功能的β受体阻滞剂

可同时选择性阻滞α1受体,非选择性阻滞β1和β2受体,即α1-β受体阻滞剂,阻断α1受体可产生周围血管舒张作用。α1-β受体阻滞剂能部分抵消彼此的不良反应,如减轻因α1受体阻断所致的反射性心动过速,减少或消除因β受体阻断而致的外周血管收缩和糖、脂代谢异常。代表药物有阿罗洛尔、卡维地洛、拉贝洛尔等。

表1 β受体阻滞剂的种类与区别

不同情况下如何选用β受体阻滞剂,你知道吗?|用药问答

注:①脂溶性β受体阻滞剂:组织穿透力强,较易进入中枢神经系统,可能是致中枢不良反应(如多梦、幻觉、失眠、头昏、抑郁等)的原因之一。②内在拟交感活性(ISA):有些β受体阻滞剂有微弱的β受体激动作用,这种弱的激动作用为ISA;有ISA活性的药物引起心脏抑制和诱发哮喘的作用较弱,且有ISA的β受体阻滞剂心脏保护作用较差。

11种情况如何选用β受体阻滞剂?

1. 冠心病

由于β受体阻滞剂同时兼有两方面作用,即缓解症状与改善缺血、预防心肌梗死和死亡等不良心血管事件的发生,临床可用于稳定性冠心病(SCAD)。缓解症状、改善缺血时,目前更倾向于选择性β1受体阻滞剂如琥珀酸美托洛尔、比索洛尔;改善预后时,合并慢性心衰的SCAD患者,可选琥珀酸美托洛尔、比索洛尔和卡维地洛,与ACEI、利尿剂伴/不伴洋地黄同用,能显着降低死亡风险,改善患者生活质量。

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(ACS)包括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(STEMI)、非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(NSTEMI)及不稳定型心绞痛(UA)。STEMI抗心肌缺血治疗中可选β受体阻滞剂,其通过负性肌力和负性频率作用,降低心肌需氧量和增加冠状动脉灌注时间,而有抗缺血作用,在硝酸酯类药效果不佳且无禁忌证时,优先选用无内源性拟交感活性的β受体阻滞剂。慢性稳定型心绞痛(CSA)治疗中建议优先使用选择性β1受体阻滞剂,但血管痉挛性CSA建议使用CCB和硝酸酯类药,避免使用β受体阻滞剂。

2. 心衰

病情相对稳定的射血分数降低的心衰(HFrEF)患者可使用β受体阻滞剂,推荐采用琥珀酸美托洛尔、比索洛尔或卡维地洛,其中卡维地洛还有显着的抗氧化和抗平滑肌细胞增殖作用。

3. 房颤

阵发性、持续性及持久性房颤患者均可用β受体阻滞剂控制心室率,需紧急控制心室率的不伴预激综合征的急诊房颤患者,推荐静脉用艾司洛尔或美托洛尔。艾司洛尔为极短效的选择性β1受体阻滞剂,静脉注射后即刻产生β受体阻滞作用,5分钟后达最大效应,单次注射持续时间为10-30分钟。

4. 高血压伴心率增快

高血压伴心率增快的药物治疗,首选兼有减慢心率作用的降压药β受体阻滞剂,推荐选择性β1受体阻滞剂,如美托洛尔和比索洛尔。

5. 高血压合并慢阻肺

β受体阻滞剂对慢阻肺患者可能有心肺双重保护作用,高血压伴慢阻肺患者使用β受体阻滞剂治疗时,应用选择性β1受体阻滞剂。非选择性的β受体阻滞剂可阻断支气管平滑肌上的β2受体,使支气管平滑肌收缩,呼吸道阻力增加,这种作用对正常人的影响较小,但对哮喘者影响较大,可能诱发甚至加重哮喘发作,故哮喘者最好禁用β受体阻滞剂。

6. 高血压合并脑血栓或震颤

原发性震颤(特发性震颤)是一种常见的运动障碍性疾病,多见于年龄>40岁的中老年人群。阿罗洛尔能改善脑血流量,抑制体内氧化震颤素,有抗震颤作用,可用于原发性震颤。对于合并脑血栓或震颤的高血压患者,阿罗洛尔除可降压外,还可提高脑血流量,显着减轻震颤症状。

7. 单纯舒张期高血压

单纯舒张期高血压在中青年人群中较常见,常伴交感神经兴奋性增高,其与体重增加或肥胖及外周血管阻力增加密切相关,而中心性肥胖与交感神经活性显着增强、心输出量增加、心率加快、血压升高等有关。α1-β受体阻滞剂可明显扩张外周血管、抑制交感神经活性及阻滞心脏β1受体,且能直接刺激褐色脂肪组织产热,有一定控制体重的作用。因此,α1-β受体阻滞剂适于以舒张压升高为特征的高血压。

8. 高血压合并糖、脂代谢异常

α1-β受体阻滞剂有β受体和α1受体双重阻滞作用,可减少或消除由于β受体阻断而致的糖、脂代谢异常,改善糖、脂代谢紊乱,减轻动脉粥样硬化病变,还可清除和抑制氧自由基的生成。因此,合并糖或脂代谢紊乱的高血压推荐使用α1-β受体阻滞剂,如阿罗洛尔、卡维地洛。

9. 妊娠期高血压

拉贝洛尔能直接扩张血管、降低血压,对胎儿生长发育的不良影响极小,也不影响胎盘和肾脏血流量,还可促进胎肺成熟,因此可用于治疗妊娠期高血压。常见的不良反应为头晕、直立性低血压、心脏传导阻滞等。

10. 婴幼儿血管瘤

婴幼儿血管瘤(IH)是儿童最常见的良性肿瘤,根据病变深度分为表浅型(位于乳头状真皮层)、深部型(位于网状真皮层或皮下组织)和混合型(同时有表浅血管瘤和深部血管瘤的特点);根据病变发展的过程分为增殖期、消退期和消退完成期。IH头面部为好发部位,约占60%以上,其次是躯干和四肢。普萘洛尔、马来酸噻吗洛尔可用于治疗IH。

11. 偏头痛

偏头痛特征为反复发作、一侧或双侧搏动性的剧烈头痛,多发生于偏侧头部,可合并自主神经系统功能障碍如恶心、呕吐、畏光和畏声等症状,约1/3的偏头痛者在发病前可出现神经系统先兆症状,表现为视觉、感觉、言语、运动等的缺损或刺激症状。普萘洛尔、美托洛尔可用于治疗偏头痛。

参考文献:

[1] 施仲伟, 冯颖青, 王增武, 等. β受体阻滞剂在高血压应用中的专家共识[J].中国医学前沿杂志, 2019, 11(4): 29-36.

[2] 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,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编辑委员会. β肾上腺素能受体阻滞剂在心血管疾病应用专家共识[J].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, 2009, 37(3): 195-207.

[3] 中国医师协会心力衰竭专业委员会. 静脉β肾上腺素能受体阻滞剂临床规范化应用中国专家建议[J]. 中华心力衰竭和心肌病杂志, 2017, 1(1): 7-14.

[4] 赵连友, 孙宁玲, 孙英贤, 等. α/β受体阻滞剂在高血压治疗中应用的中国专家共识[J]. 中华高血压杂志, 2016, 24(6): 522-525.

[5] 第八届中华肾脏病学会慢性肾脏病高血压治疗专家协作组. α/β受体阻滞剂在慢性肾脏病高血压治疗中的实践指南[J]. 中华医学杂志, 2013, 93(48): 3812-3815.

[6] 冯颖青, 李勇, 张宇清, 等. β受体阻滞剂在高血压应用中的专家指导建议[J]. 中国医学前沿杂志, 2013, 5(4): 58-64.

[7] 钱之玉. 药理学[M]. 北京: 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, 2009: 239-244.

[8] 朱依谆, 等. 药理学[M]. 北京: 人民卫生出版社, 2016: 95-99.

[9] 童荣生, 等. 药物比较与临床合理选择-心血管疾病分册[M]. 北京: 人民卫生出版社, 2013: 44-49, 98-103, 173-177.

[10] 国家卫生计生委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, 中国医师协会高血压专业委员会. 高血压合理用药指南(第2版)[J]. 中国医学前沿杂志, 2017, 9(7): 46-48, 89.

[11] 郑家伟, 王绪凯, 秦中平, 等. 口服普萘洛尔治疗婴幼儿血管瘤中国专家共识[J]. 上海口腔医学, 2016, 25(3): 257-260.

[12] 郑家伟, 王绪凯, 江成鸿, 等. 外用马来酸噻吗洛尔治疗婴幼儿血管瘤中国专家共识[J]. 上海口腔医学, 2016, 25(6): 744-747.

[13] 中华医学会疼痛学分会头面痛学组. 中国偏头痛防治指南[J]. 中国疼痛医学杂志, 2016, 22(10): 721-727.

[14] 董珍宇, 曹克刚, 王晓平, 等. 2012年成人发作性偏头痛药物防治循证指南更新解读[J]. 医药专论, 2014, 35(1): 10-14.

[15] 偏头痛诊断与防治专家共识组, 偏头痛诊断与防治专家共识[J]. 中华内科杂志, 2006, 45(8): 694-695.

[16] 施仲伟, 冯颖青, 林金秀, 等. 高血压患者心率管理中国专家共识[J]. 中国医学前沿杂志, 2017, 9(8): 32-33.

[17] 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介入心脏病学组, 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动脉粥样硬化与冠心病学组, 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分会血栓防治专业委员会, 等. 稳定性冠心病诊断与治疗指南[J].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, 2018, 46(9): 680-694.

[18] 国家卫生计生委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, 中国药师协会. 冠心病合理用药指南(第2版)[J]. 中国医学前沿杂志(电子版), 2018, v.10(06):7-136.

[19] 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心力衰竭学组, 中国医师协会心力衰竭专业委员会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编辑委员会. 中国心力衰竭诊断和治疗指南2018.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, 2018; 46(10): 760-789.

[20] 国家卫生计生委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, 中国药师协会, 中国药师协会). 心力衰竭合理用药指南[J]. 中国医学前沿杂志(电子版), 2016, 8(9):19-66.

[21] 许法运, 刘伟. β受体受体阻滞剂在冠心病治疗中的应用[J]. 山东医药, 2009, 49(29): 103-104.

[22] 黄从新, 张澍, 黄德嘉, 等. 心房颤动:目前的认识和治疗的建议-2018[J]. 中国心脏起搏与心电生理杂志, 2018, 32(04): 6-59.

[23] 国家卫生计生委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, 中国医师协会高血压专业委员会. 高血压合理用药指南(第2版)[J]. 中国医学前沿杂志(电子版), 2017(7).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